丟三落四

這是我第二次,不,第三次,出門忘記帶鑰匙。
住在汐止這五年以來。
(其實這樣的頻率也還算好嘛~)

今天出門照例是「禮拜一匆忙」,因為同時要幫小王子準備禮拜一去褓母家要帶的衣物(大毛巾、小毛巾、衣服、褲子、襪子、圍兜),還有每天都要帶的聯絡簿。今天還多了一樣:感冒藥,因為他上週末咳了嗽發了燒,得到感冒藥一包。

右手牽著大福下樓來,左手拿著裝滿上述物品的大提包,還要邊照顧小王子的情緒。

大福:「我要去拿香蕉。」
媽媽:「好好,你看,香蕉就在桌子上阿。」
大福(高興了):「耶!」(跑過去搶)
媽媽我,忙著拿個塑膠袋,把香蕉套好,再放到衣物提包裡。
媽媽:「看喔~香蕉放到你的書包裡面了喔~」
大福(點頭准許):「我要最多!」
媽媽:「有有~給你最多了啦。」

大福:「我要戴阿夢。」(就是肯德雞最近的遙控玩具小叮噹,我們幫大福買了一隻)。
媽媽:「好好~來,馬麻幫你重新錄音喔~」
媽媽(在小叮噹身上錄音):「『緯緯吃藥藥,緯緯吃藥藥』~好了,A夢也幫你放到包包裡面喔。」
大福:「好。」

再幫他戴帽子,今天外面可又冷又下雨的哩。
媽媽(手上拿了藍色帽子):「來來~這個帽子給你戴起來好不好?」
大福(嘟嘴背過頭):「不要啦!要戴阿爺送的帽子啦!」
媽媽(為難):「可是…阿爺送的帽子髒髒要洗了阿…阿好啦好啦,先給你戴一次,到阿爺家之後,馬麻再拿回來洗,好不好?」
大福:「好。」
乖乖伸頭過來讓我戴好帽子。

媽媽(團團轉):「好了好了出門了!」
大福:「可是我還沒穿鞋啦!」(馬麻怎麼這麼笨?)
媽媽:「喔好好好,來來,來穿鞋喔。今天穿這雙好不好?」
大福乖乖坐下讓我幫他穿鞋。

再次,媽媽背起大提包,手上拿好雨傘,伸手去開門:「好囉!我們走吧!」
跨出大門一步的大福站著不動,頭低低,說:「我不舒服。」
媽媽:「不舒服?你怎麼了?馬麻抱抱好不好?」
大福點頭。
我推著大福站出去一點,好讓我也站出門,回頭關門,再按電梯,然後把大福抱起來。

(是的,就是這裡….我忘了帶鑰匙….就出門了….)

等到進了電梯,我摸索小提包準備刷卡才能按電梯,遍尋不獲我的卡片,也沒有家裡鑰匙。
表現的相當鎮定的我,低頭跟大福說:「哇~馬麻沒有帶鑰匙耶~」(是,這是廢話,但當其時,我能說什麼哩?)
大福說:「怎麼會沒有帶鑰匙哩?」

幸好,彼時電梯啟動了,某一樓的鄰居按了電梯,之後更幫我把電梯按到了一樓。

我照常把大福送到褓母家,路上還先買了一份吐司麵包給他當早餐,因為下雨,我抱著他走短短的路程。

然後才到樓下的咖啡廳去吃早餐看報紙,鎮定的要求老公中午以前回來汐止一趟,幫我開門,順便再讓我搭便車到台北去。
並且做了個決定:我要把備份鑰匙換一個地方寄放,就放到大福的褓母家吧~

後記:
其實我是相當恐懼忘了帶鑰匙就出門這件事的。
我不止一次的揣想,萬一哪一天,我是把小孩還放在家裡,自己卻忘了帶要卻被鎖在門外,那小孩怎麼辦?
備用鑰匙還沒放到褓母家之前,我還是先把鑰匙藏在我們家樓梯間好了…..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