掰掰,杯逼兔 (1)

========UPDATE========

連續四篇「掰掰,杯逼兔」,本來是我寫給好朋友看的私人文章。

真正一開始貼在這裡的,是這一篇,「掰掰,baby2」。
也可以說是帶了面具的,我沒真的把事情都說出來。

但這裡才是我最完整的人生阿。
也過了這麼久了。(一數日期,阿,竟然才過了八個月)
我終於,其實也是猶豫了三次,決定把文章移到這裡,一起埋藏,或展示。
其實也無所謂埋藏或展示了。
我只是想要完整。

2008.07.03
========UPDATE========

 

上週六,本來是預定上要去做羊膜穿刺的日子。
結果沒做成。

穿刺前的超音波檢查,我人已經躺在分娩室的手術床上。
醫生看著床旁的超音波畫面,沒有說出「很好」,或者「他在睡覺」,我也沒有看到小手揮舞,更沒看到他圓圓的大頭。

醫生一次又一次重新掃描,換角度,換function(我看到之前那種藍色紅色的畫面,就知道醫生轉去看血液的流向分佈,不消說,胎兒附近一點顏色都沒有),我心裡也有個底了。

醫生問護士,上次超音波是什麼時候?
護士趕快去翻我的病歷表。也走到超音波旁邊來看畫面。

醫生問我,上禮拜有沒有什麼不舒服?
我:「沒有」
醫生:「有沒有流血?肚子痛?」
我:「都沒有。」

這時候我扯動嘴角,試圖讓嘴角上揚,做出微笑。
阿其實我現在照做一次,看著鏡子,才知道那個表情根本算不上是笑。應該不會有人看得出我在試圖微笑吧?

我聽到醫生說,「…變形…水腫…」

well。

然後他轉過來,向著我,手也伸向我放在床上的手臂像要安慰我,一時間還沒開口,我向他點點頭。

醫生說,「…胎兒,已經沒有心跳了…量一量大小大概是在十五十六週的時候…大概是一個禮拜之前…這應該是胎兒自己有缺陷啦…」

一個禮拜之前…我跟醫生說,那正是我覺得舒服,反胃噁心都減少,胃口變好的時候。
醫生沒說什麼。
這時我真的想微笑了。

命運大神阿。
這奇妙的身體阿。
我都想讚嘆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