掰掰,杯逼兔 (4)

然後是禮拜天的事了。

早上七點半起床。
夜裡我秉持著近來的習慣,半夜醒來上個廁所,醒上一個鐘頭,然後又睡著。
越接近該起床的時間睡得越香甜。
只是那晚不需要起來幫大福蓋被子。

本來也計畫早上出門前要先洗個頭的,後來也懶了。

略為收拾衣物,我還先把nb先執拾好,電源、耳機、燒好在dvd裡的影集,全準備好,放在門口,方便老公萬一需要回來拿,可以一舉成擒。

其實我前一晚回到家,還是先上網查了一下引產的資料,想先看看過程是如何。
不過資料不多,跟我的情況符合的更少,倒是裡面提到進行的時間,是出乎我意料的長,就是從早到晚阿…

阿我怎麼聽醫生講說很簡單,感覺好像一兩個小時就會結束了,我根本就會輕輕鬆鬆的走進又走出??
結果並沒有。

而且我跟老公也在猜測,怎麼感覺他們的言下之意,就是隨時我要去引產就過去報到,都不用先預約一下安排個什麼的。
醬子醫生是會不會過來幫我阿?還是全靠在產房二十四小時輪值的護士就夠了阿??

這些疑問,有的我馬上就在護士口裡得到了解答,有些則靠我慢慢的…體會…

首先是醫生到底會不會來的問題。
護士說,當然會阿,你住進來之後,我們就會通知醫生,看你的進展,醫生就會過來幫你進行處理。
ok,好。

那,需不需要住院呢?
答案是不一定,但通常是做完之後,先觀察兩個小時,看有沒有需要住院。就算住也頂多是住一天。

那,這個引產的過程,差不多需要多久哩?
答案也是不一定,護士說,這要看個人的體質跟對藥物的反應。
好啦我們當然也不是趕時間,但是,一來有大福的問題要顧慮,二來,我總覺得時間越短,整個過程應該就越輕鬆簡單吧?

話說回來,我就是不想經歷引產,也就等於自然產的那種痛苦。
(誰想阿)
雖然醫生說現在週數小,胎兒不大,自然不會像真正的自然產那樣痛,但子宮收縮的痛是免不了的…
(開始回憶當初生大福時的痛)

接下來的過程,簡單的說就是,先打點滴。
護士說針比較粗,也就是會比較痛。真的比較痛。還抽血,驗尿什麼的。
九點左右,醫生來,我被推進分娩室,醫生幫我塞藥到子宮頸。

痛。但不算太痛。比起之後,嗯,這裡的痛我都已經不記得了。

然後我開始輕微的肚子痛,據說是藥物的反應。
除了子宮頸開始軟化(就是所謂的「開幾指」那種打開),還加上點子宮收縮。

護士說我還是可以自行下床,去廁所排尿解便。於是我自己拎著點滴袋子很輕鬆的去尿了一次。
出來後就站在床邊看報紙,還邊吃著請老公去買來的三明治。

後來就越來越可怕了。

大部分時間我都躺在床上,但我心裡在擔心一件事情。
不知道為什麼,我並沒有被進行插導尿管、灌腸,以及剃毛的手續。
以前在中山生大福是有的,也不知道是現在已經不流行還是,國泰不搞這個。又或者,是因為我「只是」要引產,所以不需要。
護士一直跟我說,要解便的話就在床上用便盆。
本來一直在跟護士說笑話聊天的我始終拒絕,還料狠話說那我就要忍住。
但誰知道我到底忍不忍的住哩??
最可怕的還是,萬一到最後,還是要我自己用力,那…

後來我去廁所尿尿,其實是想趁有點便意,看能不能就趕快上完就沒事了。
結果我才坐上馬桶,一秒鐘,感覺陰道有一塊軟軟但厚實的東西滑出來掉到馬通裡,噗通好大一聲。
我嚇呆,低頭看,有血。
想起之前護士囑咐的話:「如果你去馬桶小便,聽到噗通一聲,先不要沖掉,記得叫我們來看。」

我馬上叫老公喚護士進來。

護士進來的很快,我站在一旁伺候。看著護士戴上手套,把手伸進去,把那個大血塊抓出來,放在手掌上壓了壓,判斷:「應該只是血塊」。

護士說,好了,你繼續吧。如果繼續還有,還是要叫我們來看。

我又坐上馬桶,噗通,又一塊。
這次我比較鎮靜,但血也流的比較多,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先處理自己。然後才伸手拉鈴,還不忘通知老公一聲,說我拉鈴叫了護士。

護士重複剛才的檢查,再次判斷也只是血塊。
而我,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便意,早就消失的一乾二淨。
乖乖回床上躺著。

說到床上躺著,我一直在看手機裡的電子書倚天屠龍記。
不知道會不會以後再次重看倚天的時候,就會回想起這一天的經歷。

然後護士說要幫我內診檢查看看子宮頸的情況。
結果是「還沒開」。

下午一點鐘,護士進來幫我打上另一袋點滴,這次是我期待已久的催生藥,就是會強力刺激子宮收縮的那種。
護士說,這種藥打下去,心跳會變快,血壓會降低,過一陣子人會感覺很熱,這些都是正常的藥物反應。

當然啦,更正常不過的藥物反應,就是子宮開始強烈收縮了。

果真藥一打上去,我首先心悸的厲害。連電子書也看不下去了。
接下來肚子更痛了。
而時間並沒有過的很快。我盯著手錶數時間。
大概到兩點廿的時候,我開始有「馬的怎麼那麼痛」的內心咒罵出現。

接著我也不再記得時間了。
總之痛到一個程度,我感覺兩腿間開始有血液(或血塊)排出,按鈴找護士來問,想看看下一步怎麼樣。

護士來,幫我內診,檢查血液的排出量。
過一會就是醫生出現了。
醫生看到我很鎮定的躺在那邊,還楞了一下。
我以為他要找我先生,我就說,「我老公出去吃飯了。」
醫生說,「不是。我聽說你流了很多血…」
可見得是眼見到我的平靜,感覺一點都不像吧?

醫生也來內診檢查,查完說進展很快,開始跟護士講起要用那一間分娩室的話題來。
走出去的時候丟了一句話,「不錯喔,快了喔」
我則以「耶!」應之。

這時大概下午三點多。

等吃完午餐的老公回來,我跟他比起勝利的手勢,跟他說了剛才的事情。很炫耀這個「快要好了」的狀態。

奇怪的是,自從醫生來內診過後,我肚子都沒再痛過了。
而想到醫生說的「聽說你流了很多血」,我才有勇氣去看一下,我墊在屁股下面的產褥墊。
恩,沒有流滿整塊阿,也不像之前生大福的時候,血流到整塊產褥墊都吸不夠的那種狀況,但我還是決定自己來換一塊墊子。

我只叫老公幫我拿一塊新的墊子,就叫他走開。
他老早就表明他很怕血,我當然不會逼他看。
不過他還是很有勇氣的走過來說要幫我換。
我也很有勇氣的說不用了我自己來換就好。

我很成功的自己換好產褥墊,還把舊的那塊折疊好,才交到我老公手裡,讓他拿到外面去丟。
不過不知道他感不感覺的到,其實換下來的產褥墊還有些溫熱….

過沒多久,護士就進來說,要推我進分娩室準備了。
我自己趕快先報告,說從剛剛醫生來檢查過後,肚子就不再痛了耶。
護士說,沒關係,還是先推你進分娩室。

進去之後,我看到醫生在角落準備,我又自己報告一次。
醫生說,那大概已經排出來了吧.
我大驚:不會吧?!!

爬上手術床,兩腳開開,護士幫忙清潔及消毒。
醫生說,等一下會幫你壓肚子,會有點不舒服,要忍耐哄。
(馬的我現在一點都不相信這個醫生說得很輕鬆的過程啦!!)

然後阿,阿阿,果真好痛阿。
痛的我閉緊了眼睛,也要大聲唉。
但是我是閉緊了嘴巴的唉,只能發出嗯嗯的聲音。

等到我終於聽到護士報了時間,三點五十八。
我知道這是胎兒已經產出的意思。

但其時我只關心,還要在我肚子裡翻攪多久阿?!

等到醫生手中的鴨嘴鉗(或是類似的工具,我有聽到鐵器的聲音)終於離開我的身體,我又開始擔心,會不會還要再伸進來繼續阿??

然後我聽到醫生說了幾句話。

…是男生
…有點畸形欸
…腳有點怪怪的

我插嘴問醫生,「看得出器官嘛?」
醫生說:「看得到阿,是個男生。」
我:「那…看得出來原因嗎?會不會是外力…?」
醫生:「他有點畸形,腳有點怪怪的,應該是染色體的問題啦…」
我:「喔」

然後我可真的鬆了一口氣。

接下來就沒什麼了。再次清潔、擦拭。
醫生再用超音波看了一次子宮,裡面還有些血水,但排掉就沒事了。
他說這樣清的算蠻乾淨的。
還頗得意:「這樣清的乾淨,不是比動手術還要麻醉好嗎?」
我可不認同了,「我還是比較喜歡麻醉啦。」
醫生就不搭腔了。

然後我被推回待產室。
我迫不及待就把剛剛聽到的兩件事跟老公講,希望他也能像我一樣鬆一口氣。
(不過好像沒有?)

怪了。
我是聽到胎兒死於染色體缺陷而感覺輕鬆。
可我老公可反而不這麼想?
反而因為染色體有缺陷而害怕嗎?

然後然後。躺了兩個鐘頭,這時候我憋尿已經到達極限。
因為護士堅持,我如果要去上廁所,一定要按鈴叫她們來,即使我說房間裡我先生在,可以陪我,護士也是不肯。
未免麻煩,我索性一直憋著。

中間護士進來教我按摩子宮,說我子宮收縮的不錯(?),還收了產褥墊去測量惡露的重量,後來說只有廿克,不多,所以我可以回家了。

晚上六點鐘,我跟老公回到家。
小妹已經買好豬肝湯在等我們,我一人吃了兩碗。
老公則去桃園接回玩了一整天的大福(他回家時已經睡著了)。

吃完晚餐我吃醫生開的藥,繼續讓子宮收縮。
呃,還真是痛。於是我睡前的藥就自己省略掉了。

後來還真餓。豬肝湯吃完了不算,再吃兩塊莎莉雪藏蛋糕。
老公回家之後蒸老兵肉包,我也分了一個。

吃完刷刷牙就睡了。
凌晨兩點,我不安心的從沉睡中醒來,不知道該不該起來換衛生棉。

後來還好,恩,有起來。血流的還真多。
欸我沒吃睡前的收縮藥都排這麼多了,吃了還得了?

老公說他睡覺前心裡還是很不舒服,覺得放不下這件事。
我希望他不要想太多。
不幸遇上這件事,反正我們也決定不再懷孕了(是吧?),希望以後也不會再遇到第二次(或者該說,第三次)這樣的事,那,把該辦的事情辦一辦,就這樣結束吧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