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螃

這是我家的新寵物,小螃。

20080128_204720-b.jpg

(舊寵物包括有,老公正在養的水晶蝦,以及連續兩年都去抓回來養的甲蟲,還有長年寄養在我媽家的三隻貓。)

這隻小螃,名字是大福取的。

至於他的由來就很好玩了,是日本料理店的師傅送的。

上週日我們晚餐在汐止忠孝東路底的一番日本料理店解決。
大福愛吃生魚片,老公幫他點了一份鮪魚生魚片。
生魚片旁邊的裝飾擺盤,除了捏成葉子狀的哇沙米,兩顆黑豆,蘿蔔絲,還有一隻「栩栩如生」的小小炸螃蟹。

見到我們眼睛瞪得好大,女侍者特別說明,「這隻螃蟹是炸過的,可以吃。」

我跟大福可不敢吃,老公兩指捏起來,放到嘴裡,一口咬掉。(咖吱喀吱….)

順便提一下這家日本料理,生魚片250元,我的炸蝦定食200元,豆皮壽司(六顆)90元,另外老公還有點握壽司及澎湖絲瓜,這樣子總共結帳1500元,沒有刷卡只能付現。

老公說生魚片新鮮度ok,我覺得炸蝦定食的兩隻炸蝦雖然細細,但包裹油炸的麵衣是用芋頭條炸的,口感很特別,而且夠新鮮,因為我沒有過敏。

講到過敏(這是離題之後又再離題,但我一定要說),上週六我們去汐止家樂福採購,大福吵著要吃爭鮮迴轉壽司,我陪著吃了一點,兩人都大大的過敏。
我們共同有吃的壽司是玉子壽司,另外大福獨自吃的是鮪魚握壽司以及一整塊煎蛋,我獨自吃的是龍蝦沙拉軍艦壽司。
就這麼幾盤壽司,我的臉整個又紅又癢又腫,大福則是嘴唇周圍整個紅了一圈。

我的過敏反應一向是針對不新鮮的海鮮,蝦子、螃蟹,都會讓我中鏢。
這次的過敏來的又兇又快,我們人還坐在爭鮮的座位上哪,我已經開始搔抓自己的臉。
大福也是。嘴巴周圍好紅一圈。幸好不像我發的這麼兇猛。

話又說回一番壽司。新鮮度經過我老公的品評,以及我的過敏原反向驗證,是ok的。
雖然座位舊了點,餐具舊了點,但服務態度很好,添茶倒水,給紙巾什麼的都很勤快。

大福也很給面子,吃得很多。
除了先吃完他的那份鮪魚生魚片,還接著吃了四個豆皮壽司,再吃絲瓜。
接下來還有招待的水果跟芋頭布丁。

我趁大福吃東西的時候左顧右盼,看到壽司吧台上,放著一個大肚酒杯,遠遠的只看到裡面裝了半滿,橘色的東西。
我盯了很久,才發現裡面的東西動來動去的,搞不好就是剛剛,那個被炸來當小菜的小螃蟹阿~~

還是活的?!就養在吧台上的酒杯裡?!!

我叫老公看,大福也搶著要看螃蟹。但等大福探出頭,剛好那個酒杯已經被壽司師父拿到檯面下去,大福怎樣伸長脖子也看不到「一整杯活的小螃蟹」。

我們催大福先專心吃東西,保證等一下一定帶他去吧台看小螃蟹….

然後然後,女侍者走過來,拿了一個小紙碗還加了蓋子,說要「送給小帥哥」。
裡面就裝了這隻小螃阿~~

原來壽司師父把酒杯收到吧台下,就是在準備這隻要送給大福的小螃阿~~

紙碗裡除了有這隻活潑的小螃蟹,師父還放進三支水草。蓋子上還細心的戳了洞,好讓螃蟹可以透氣。

真是太貼心了….

離開的時候,我拉了大福去跟師傅說謝謝。師傅很羞赧不多話。
我再問師傅,如果回家要用水養起來的話,是海水還是淡水?
師傅說是淡水的。

跟壽司師傅討論這樣的問題,我也覺得很不搭調阿~

大福小心翼翼的抓著紙盒子回家,老公找出一個空的小玻璃缸,裝進一些賣飯食麥飯石,引一些水晶蝦水族箱裡的水,就把螃蟹倒了進去,還給了他一點水晶蝦的波菜吃。

我跟大福一起把小玻璃缸放到他的玩具櫃上,觀察活潑的小螃蟹跑來跑去,突然想跟大福說個小故事大道理

我說,「如果壽司師傅沒有把這隻小螃蟹送給你的話壓,那他就會被炸一炸,送給別人吃掉囉…嗯,不過它現在被我們養在這個小小的地方,應該也不是很高興吧…最好是可以把他放回去河裡啦…」

大福:「那我們也把他拿去炸一炸吃掉好不好?

我:「不….不是這樣的啦….,他已經來到我們家,你要好好養他才行阿~」

昨天晚上,大福放學回家,我叫他去看一下螃蟹有沒有死掉。
說真的,不知道這螃蟹的壽命幾多?搞不好是很容易就死掉的也不一定?

大福又說:「那如果死掉了,我們就把他拿去炸一炸,再給把拔吃好不好?

我:「這….如果已經死掉了,就不要炸他了…」

大福:「為什麼?死掉了為什麼不能炸?」

我:「這個….死掉了就不新鮮了阿…」

這不是我要說的小故事大道理!!!

為什麼大福的領悟會變成這樣?!!!

====UPDATE====

小螃於2008.07.15(二)過世了。
老公說,「我看到的時候牠已經翻過來了…」
乍聽到這個消息我還真有點小小的難過說。
好歹,小螃也在我家生活了半年耶。

=============

廣告

0 關於 “小螃” 的評論

  1. 大福大概是覺得"只要是從餐廳裡出現的活的生物, 最終都會變成一道菜"吧!!所以他才那麼堅持一定要炸一炸小螃~

  2. 原來….螃蟹沒被煮熟也是紅色的唷?
    我還以為那種小螃蟹都是綠綠的….

  3. 大福的反應真是讓我笑翻
    不過如果我是大福
    應該也會想把它拿去炸一炸(不過不會是給爸爸吃,而是自己吃..) 
    而不是放回河裡吧
    我每次在水族館看到各式各樣的魚時
    第一個念頭幾乎都是--這魚煎起來的滋味不知道怎樣....

  4. to 阿土:聽你這麼一說,我也對「生」的螃蟹顏色懷疑了起來…

    to Maggie:我相信大福的「炸螃蟹」提議,應該是在潛意識中受了我的提示…

    to tina:你夠了你夠了你~水族館裡的魚也想染指??!!

  5. 汐止家樂福的爭鮮?我週一才去那邊吃了一頓,原來,不新鮮呀丫丫…
    還好我沒吃海鮮。

    BTW, 我也以為螃蟹在沒煮之前不會是紅色的,這圖乍看之下還以為是煮熟的,還口口聲聲把牠當寵物…怪怪的。

  6. 他真的「還是」活的,活蹦亂跳啪啪走(我不是暗指cnet那一組人…)。
    常常小玻璃缸還會發出清脆的鏘鏘的聲音,就是他的腳撞擊到玻璃的「腳步聲」。

  7. 記一下:都2008/4/2了,小螃還活著。
    每兩三天牠會得到我餵食的冰凍吻仔魚一小撮。
    (通常我會想起來要餵食,是因為聽到牠在玻璃缸裡爬來爬去的清脆鏗鏗聲)
    偶爾大福會欺負牠,偶爾會拿放大鏡觀察牠(順便欺負牠),小螃都會把鉗子張的大大的備戰。
    不過我也發現,小螃並非只是在被欺負時才會把鉗子張大,搞不好興奮的時候也會(?),因為有時我走過牠旁邊,斜眼看到他也是張大的鉗子在玻璃缸裡飛快的跑著步(橫向)…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